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8 12:03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事发当晚肖珍莉究竟喝了多少酒?是否喝醉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女士在朋友圈发文表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面新闻记者致电当晚的主人金某涛,金某涛称自己不在当地。对于当晚喝酒的情况,金某涛称是因为钓了一些鱼,约了几个朋友来吃饭。他与肖二哥并不熟悉,是沈某强邀约的肖二哥。当晚11人总共喝了两斤白酒,“一个人就一杯(二两钢化杯),然后又喝了两三瓶啤酒。大家都没醉。”至于肖珍莉究竟喝没喝醉,金某涛称他与肖珍莉并不熟悉,不知道他的酒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犍为县人民政府官方微博截图点击视频,了解更多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小区那位保安感到心寒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珍莉去金家之前先在街上赖强家吃饭。赖强说,肖二哥喝了一瓶多啤酒就接到电话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物业:当值保安已被开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连襟兄弟,骆学兵和肖珍莉一起喝酒难以计数,“反正只要我回到胜天来,都要一起喝酒。”骆学兵称,肖珍莉喝七八两酒属正常状态。“他还有一个优点,酒后不乱性,不吵不闹。即使有时超量了,就安安静静地去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条公路桥胜天大桥横跨河沟。桥下的河沟宽约七八米,即使是涨水的时候也不过10米左右,深度约两到三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珍莉父亲肖达林说,肖珍莉儿时上学需要跨过一条小河沟。“夏天涨大水的时候,他总是凫水过河去上学。这条河淹不死他的。”